斑马网
您的位置: 首页> > 网赚
发布时间: 2020-08-14
原标题:土耳其武器研发: “特立”但不“独行”

土耳其“阿尔泰”主战坦克。供图:张曦

11月24日,土耳其无视外界干扰宣布开始测试S-400防空导弹系统。

近年来,土耳其在武器装备领域日益凸显出自主性特征。这一特征不仅体现在进口和使用武器装备上,也体现在研发武器装备上。有专家认为,土耳其在这方面的“特立”恰恰来自于他们的“不独行”。事实可能也确实如此。近年来,土耳其广泛寻求合作,积极消化、吸收国外先进技术,在满足自身武器装备需求的同时,对外出口军火步幅加大,这无疑增加了该国“特立”的底气。

那么,土耳其为何越来越强调“自主”“合作”?当前他们在武器装备研发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?今后会朝哪个方向发展?让我们邀请有关专家为您解读——

被“逼”出来的国防工业梦

土耳其地缘战略位置十分重要。这片土地曾经被几乎所有横跨欧亚的大帝国征服过。血的历史教训,加上现实所催生的忧患感,让土耳其走上了一条“极力开展对外合作与提升自主研发能力并重”的兵器研发之路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土耳其幸运地避开了战火。1952年,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,开始融入欧洲,与欧美国家一起对抗苏联。几乎与此同时,土耳其依托原奥斯曼帝国遗留下来的工业体系,开始向现代工业国转型。但是从冷战早期的情况看,土耳其军队的武器装备当时还是依靠西方盟友的支持。

上世纪70年代,土耳其与希腊展开对塞浦路斯岛争夺,加上土耳其向美国大量走私毒品,美国对土耳其实行了武器禁运。这次武器禁运使土耳其军队在相当长时间里无法获得先进武器装备,战斗力严重受损,空军规模因战机老化等问题一度缩小了50%。上世纪80年代初,土耳其还在使用F-100“超级佩刀”这样的老战机。

盟友的武器禁运让土耳其痛定思痛,开始谋求加快自身国防体系建设。在禁运期间,土耳其开始与苏联接触,以获得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。

1985年1月,土耳其议会通过了关于独立国防工业开发的相关法令,开始加大对国防工业投入。此后,随着美国武器禁运的停止,土耳其获得了一段较长时间的发展期,开始广泛开展国际合作并积极推动武器装备自主研发,逐渐实现了基本武器装备的自给自足,所研发武器装备在国际上小有名气。

然而,随着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,土耳其这个关键邻国后来卷进了战争。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,土耳其与俄罗斯越走越近,更在近年做出了购买S-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决定,招致北约盟国一致反对。美国取消了土耳其在F-35隐身战斗机项目上的合作伙伴国地位,但也未能让土耳其改变主意。

在土、美关系紧张的形势下,土耳其更加感到国防工业自主化的重要性。今年7月,土耳其国防工业第11个发展计划提交议会讨论,计划提出在2023年,即土耳其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,将国防产品的国产率从目前的65%提高到75%,将国防产品出口额从2018年的20亿美元增长到102亿美元。根据计划中提到的有关方案,土耳其将向所有国防工业企业包括中小企业提供财政支持。

“全面撒网”开展对外合作和自研

上世纪80年代,随着武器禁运解除,土耳其迅速“恶补”了一批新型武器装备。在购买的同时,它还利用当时相对较好的国际环境,开始了广泛的国际合作和武器装备研发生产。

之后不久,土耳其获得许可开始生产F-16“战隼”战斗机。国内组装生产加上原装进口,土空军后来拥有的“战隼”战机多达240架,成为空军中坚力量。

在研制下一代战斗机方面,土耳其是第一批参与到美国F-35隐身战斗机计划中的国家。

随着在S-400防空导弹事件中丢掉采购F-35隐身战斗机“入场券”,土耳其一方面考察购买苏-57隐身战斗机的可能性,另一方面开始与他国合作研发TFX第五代战斗机项目,其全尺寸模型已在今年第53届巴黎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上展出。

在武装直升机研发上,土耳其与意大利阿古斯塔·韦斯特兰公司合作研制了T129武装直升机。然而,这种直升机只能算轻型武装直升机,在叙利亚作战时还有一架被击落,显示出其防御和抗坠毁能力还有待提升。

今年4月底开始的土耳其国际国防工业博览会上,下一代ATAK-2型重型武装直升机木质全尺寸模型首次展出。这种10吨级的武装直升机若研制成功,将成为继AH-64“阿帕奇”、米-28N“暗夜猎手”、卡-52“短唇鳄”等机型之后又一款重型武装直升机。

有着相当规模陆军的土耳其高度重视地面装备发展。目前,土耳其陆军主要装甲突击力量由德国“豹2A4”主战坦克担纲,它的性能仍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水平,在叙利亚作战时数次被击毁。为此,土耳其与韩国开始共同研制新一代“阿尔泰”主战坦克。这种主战坦克融合流行的“城市战”思想,力图打造出一种“三代半”主战坦克。

同时,土耳其自行研制生产了“卡普兰”装甲战车车族、“刺猬”防地雷反伏击车等。他们对外来技术消化吸收后研制的TR-300型远程火箭炮、J-600T“闪电”弹道导弹、“可汗”弹道导弹在性能上也可圈可点。

由于历史上土耳其与他国海上争端较多,来自海上的现实压力也不小,因此海军建设也是土耳其国防现代化的重点。土耳其海军上世纪80年代初向德国购买的护卫舰已经老旧,随着国内工业化水平的提高,以及通过技术转让不断获得造舰经验,土耳其在新世纪启动了一系列造舰项目。首先自主设计建造了岛级轻型护卫舰练手,2013年又宣布建造8艘TF-2000型护卫舰,以提高土海军防空能力。

航空母舰被很多国家视为海军战略力量的实力担当。在研制航空母舰方面,土耳其海军也在不懈追求下终成正果。在西班牙帮助下,以“胡安卡洛斯一世”号战略投送舰为基础设计建造的“阿纳多卢”号轻型航母已经下水。虽然土耳其在短时间内无法从美国获得舰载机,但这无法阻止该航母发挥作用,它很可能会暂时以直升机母舰或两栖攻击舰的身份出现,直至有一天找到合适的舰载机。

除了在研发传统武器装备方面有一定作为,土耳其还积极研发尖端武器。土耳其埃塞尔森公司自主设计研制的TUFAN电磁轨道炮据称已经完成武器化集成并进行了试射,未来可能安装在军舰上,用于对付空中目标,还有可能用来摧毁来袭导弹。

“抱团取暖”拓宽军贸之路

土耳其武器装备的研发与生产,目前已经能够满足土军绝大多数装备需求。通过开拓军火出口市场,2018年土耳其先后出口了价值20亿美元的军火。

土耳其的军火出口具有鲜明的“抱团取暖”特点,其传统出口区域是与土耳其交好的伊斯兰伙伴国。在这方面,土耳其优势明显。比如在巴基斯坦陆军武装直升机选型中,土耳其T129直升机虽然在防御和抗坠毁能力上有所欠缺,仍然赢得了30架的订单。此后不久,巴基斯坦又与土耳其签署了购买4艘岛级轻型护卫舰的合同,并积极参与到土耳其TFX第五代战斗机的研制计划中,进一步深化了土巴合作。

2017年6月,沙特阿拉伯以卡塔尔资助恐怖组织、利用半岛电视台干涉内政等为由,联合其他国家对卡塔尔进行政治施压、外交孤立。在这种形势下,土耳其公开力挺卡塔尔,为其提供经济、政治和安全援助,帮助卡塔尔挺过了艰难时期。2018年8月,卡塔尔宣布向土耳其投资150亿美元,并购买了研制生产“阿尔泰”主战坦克的BMC公司49%的股权,今年3月更是宣布采购100辆“阿尔泰”主战坦克,成为这种主战坦克的第一个用户。

此外,土耳其还在不断拓展中东、北非、中亚、东南亚等地区的伊斯兰国家军火出口市场。2017年10月,土耳其“卡普兰”MT中型坦克出现在印度尼西亚的阅兵式上,使土耳其国防工业的影响力延伸到了东南亚,也再次让人们看到了土耳其军火贸易走向更广阔市场的有力步伐。